美媒曝特朗普给前棒球运动员打电话 咨询防疫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该研究系首次报道连花清瘟(Lianhua Qingwen Formula,LQF)作为新冠肺炎治疗中抑制剂的分子机制。作者们得出,连花清瘟可通过关键分子激活的抗病毒、抗炎等协同作用减轻新冠肺炎的症状。

张伯礼等人全面收集、整理并系统分析了国家及各地区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截至2020年2月3日,全国共有24个地区发布了各自的中医药干预方案。国家《方案》无预防性中医药干预措施,而地区《方案》中6个为单纯治疗性方案,有3个为单纯预防性方案,15个为防治性方案。

利用AutoDock Vina系统,研究团队将连花清瘟中21种化合物和新冠病毒的主要蛋白酶对接。对接打分(docking score)结果显示,连花清瘟中三种成分芦丁(Rutin)、连翘脂苷E(Forsythoside E)、金丝桃苷(Hyperoside)的分数分别为-9.1kcal/mol、-9.0kcal/mol和-8.7kcal/mol。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分数都优于洛匹那韦(Lopinavir)的-7.3kcal/mol。

除此次对付应用于新冠肺炎治疗之外,此前在其他病毒抗击中叶被认为有所疗效。2003年,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曾经开展了连花清瘟抗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结果表明,连花清瘟胶囊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CoV病毒。此前,也有研究团队认为,在治疗甲流H1N1时,连花清瘟和奥司他韦具有相同的作用。

钟南山等人总结道,连花清瘟显著抑制SARS-COV-2复制,影响病毒形态并在体外发挥抗炎活性。这表明连花清瘟可以抵抗病毒攻击,有望成为控制COVID-19疾病的新策略。

鉴于疫情的快速蔓延,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非常急迫。作者们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中医药在中国具有悠久的防治各种疾病的历史,它是通过多种有效成分靶向调节多种疾病相关通路来实现的。

3月20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也在《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IF 5.572)发布论文,题为《连花清温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这项研究采用瑞德西韦作为阳性对照,研究连花清瘟在体外对于新冠病毒的抑制作用。

《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中梳理了方药推荐情况,按照应用频次排序,中药方剂中麻杏石甘汤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宣白承气汤和升降散;中成药中,安宫牛黄丸频次最高为15次,其次为血必净注射剂14次和连花清瘟胶囊(颗粒)12次。

此前的2月6日,《中医杂志》还发表了张伯礼团队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团队合作完成的《中医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各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下称“《诊疗方案综合分析》”),该研究项目为为科技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应急攻关项目。

红星新闻记者还致电了锦江区吸引力ATT KTV(东大店)、美乐迪等成都多家KTV,他们均表示昨日已经接到文旅部门要求暂停营业的通知,今日已完全停止营业。记者在某电商平台也看到,多家KTV显示今日休息,在预约一览,显示“满房”,已无法预约。